<em id="nnmtc"></em>
<em id="nnmtc"><code id="nnmtc"><delect id="nnmtc"></delect></code></em>

    1. <ol id="nnmtc"></ol>
      大學生征兵網
      位置 :大學生征兵網 >> 大學生士官風采

      創造天路隧道“零偏差”的大學生士官

      作者:大學生征兵網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11/3/21 9:37:24   點擊數:

      背后是雪山,仰望成一座風景!

      對測量兵而言,精密的測量儀器是武器,視若生命!

        海拔4800米的巍巍嘎隆拉雪山,注定是造就英雄傳奇的舞臺!

        2010年12月15日,歷經武警交通一總隊官兵800晝夜日夜鏖戰,攻克百處生死天險,創造6項世界之最,全長3310米的嘎隆拉隧道成功打通,洞****接呈近乎完美的閉合狀態,成功實現“零偏差”!我國最后一個不通公路的行政建制縣--西藏墨脫縣即將告別不通公路的歷史。

        作為控制隧道掘進走向、線性的核心技術環節,嘎隆拉隧道貫通實現“零偏差”!測量班班長張智勇功不可沒!一項改寫西藏筑路歷史、刷新共和國交通版圖的施工記錄,在這位年輕的大學生士官手中誕生。

        一、理想與激情同行

        2007年8月,以優異成績從山東農業大學地理信息系統專業畢業入伍的張智勇,來到重慶三峽庫區高速公路建設工地開始了最基本的工作適應和經驗積累。2008年9月,一聽說西藏墨脫公路開工籌備,這位“80后”第一個報了名。

        張智勇來自山東聊城,那是人民公仆孔繁森的故鄉。在內心深處,就業到軍營,當兵上西藏,是張智勇的夢想!

        舉世矚目的西藏墨脫公路嘎隆拉隧道,是通往全國唯一不通公路的墨脫縣公路的重點控制性工程。在泥石流、塌方、雪崩多達百余處的極端艱險施工環境里,在年強降雪多達8個月、晝夜溫差達30℃的極度惡劣氣候條件下,集中著強涌水、大斷層、強巖爆、高縱坡等隧道施工建設史上的世界性。這是一項被地質建設專家稱為“難度不亞于浩大青藏鐵路的世紀性工程”。從上世紀60年來以來,幾代公路建設者為之前仆后繼,200余名筑路工人為之獻出寶貴生命。

        天降大任,必先勞其心志、苦其筋骨。武警交通一總隊受領隧道建設任務后,從祖國大江南北快速集結240余名軍政素質過硬的隧道建設精英,踏破青藏高原千里冰雪,戰勝泥石流塌方重重險阻,挺進嘎隆拉山腹地,打響了一場填補我國最后一個縣域公路盲點的攻堅戰。

        作為第一批率先進駐工地的先遣隊員,張智勇強忍長途跋涉、高寒缺氧帶來的嚴重不適。為使洞口趕在嚴冬之前快速成型,張智勇每天天不亮就帶著干糧、礦泉水,背負著近50斤重的測量儀器沿著陡峭的山壁艱難爬行。針對GPS控制點離洞口水平距離400多米,垂直高差200多米的情況,分別用全站儀、水準儀等測量儀器進行反復測量,可始終線點連接不上,掌握不到洞口的最佳位置。三天過去了,張智勇和技術小組成員忙的焦頭爛額,可隧道雛形始終沒有浮出水面!

        張智勇百思不得其解。內地高速公路建設市場的一些技術難題,都沒有使他產生如此彷徨。可今天的嘎隆拉雪山,卻令他產生了空前的壓力!

        夜晚,在戰友們熟睡的當兒,張智勇獨自來到辦公室挑燈夜戰,查規范、讀圖紙,雙眼始終緊盯住電腦屏幕上的隧道洞口縱剖面圖,苦思良策。在經過達百次的比擬和測算后,終于找到難題的癥結所在。由于受雨雪天氣影響,兩組測量數據之間始終存有一個誤差值,無法達到交匯。

        “既然兩種較為精密的儀器都不能各自找到合理位置,那肯定缺少一個交匯點,何不使用聯合控制測量法?”這一瞬間的靈感造就了一次大膽的嘗試,張智勇連夜編制出“四等水準測量、紅外測距”測量放樣方案。第二天,張智勇向跟蹤現場的西藏交通部門詳盡闡述了自己的見解,得到專家組的一致認可,洞口成型難題迎刃而解!

        二、責任與智慧同在

        嘎隆拉隧道穿越茫茫雪山千年巖層,如何確保科學正確的走向?!作為測量班班長,張智勇無疑是為隧道施工“掌舵”的舵手!隧道主體處于印度洋板塊和歐亞板塊縫合部,穿越喜馬拉雅、墨脫等兩個大地震帶。青藏高原寒冷氣流和印度洋暖濕氣流相融交匯,使得終年為積雪降雨期,年均降水量大于1700mm,冰凍期長達8個月,冰凍層平均厚度5米至6米,最厚達15米,空氣含氧量只有內地60%。

        特殊的地理環境、復雜氣候條件給測量工作提出了難以預料的難題和挑戰。張智勇深知,任何一個細微的技術失誤,都可能造成差若毫厘失之千里的局面,給全盤工程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他結合高原地區雨霧冰雪天氣的特點實際,切實研究完善測量技術方法。對任何一個潛在的技術隱患都不抱有僥幸心理,寧愿自己多花上幾個小時反復測算,直到萬無一失后,才放手去做,高度確保了測量的精度和效率。

        決不允許誤差在我手中發生!這是張智勇給自己定下的鐵紀律,無時不在檢驗著一名普通技術工作者的責任擔當意識。嘎隆拉雪山周遭導線復測是一項艱苦瑣碎的工作,大雪封山前要對全線30公里近萬個線路樁號進行一次徹底的“摸排”。2008年12月,張智勇帶領測量員對控制點進行聯測后,張智勇發現數據誤差已經超出了國家測量標準,如果按此測量數據進行施工,有可能造成潛在的質量隱患。為了把測量誤差降到最低,他先后5次背著測量儀器,爬了110公里山路,在寒冷的隧道洞口一呆就是幾個小時。通過對測量數據進行反復的核算和分析,最終排除了人為因素造成的誤差,確定出是由于電磁波受高原特殊地理條件影響,造成測量中的平距比正常情況偏大所致。他反復多次推算電磁波在投影面上的修正值,大大提高測量精確度,成功避免了一次工程質量事故!

        隧道穿越海拔4800米的雪山半山腰,寬度為9.4米,設計縱坡為4.1%,隧道落差128米,創造了“地形起伏最大、自然坡降最大、降雨量最大、地震烈度最高、地質災害最多、地質條件最復雜”6項世界之最,被譽為“世界地質病害博物館”。在嘎隆拉隧道攻堅的兩年間,“六項世界之最”給官兵們制造了史無前例的障礙。人為操縱測量儀器,通視條件好壞可能會對測量數據的精確度造成一定影響。由于地勢險峻,時常雨雪交加,使測量人員的視線受到阻礙,一定程度上影響測量效果。為解決這個問題,張智勇帶領測量班穿梭于崇山峻嶺之中,進行大量的實驗,最后決定采用“后方交會”法進行測量放樣,測量精度既符合規范要求,也達到快速、省時、省力的效果。

        一個人的潛能到底有多大,往往都是建立在對事業追求的熱情投入與堅持執著的基礎上。隧道出口端雖然只有5.3公里長,但海拔落差大、結構復雜,曲線交點卻有81個,涉及到幾千個極為瑣碎的數值計算。倘若一個數據不準確,就影響通盤計算,“能不能研制出一套方法使計算更加簡便?”張智勇查閱了10多本專業書籍,吸取借鑒地方企業優秀成果。經過上千次的演算,利用“卡西歐4850計算器”編出了更加簡便的野外測量計算程序,大大縮短計算時間,極大加快了測量放樣速度,提高了測量效率。

        受地形條件影響,嘎隆拉隧道洞口到隧道控制點的坡度約有30度,高差達到215m。在這種情況下,采用傳統水準測量,容易導致誤差積累,影響測量精度。張智勇多次進行實測論證,大膽采用“三角高程測量法”,有效解決了坡度太大對測量精度造成的影響。2010年12月15日,在萬人翹首期待的深情目光中,國家交通運輸部副部長翁孟勇和西藏自治區主席白瑪赤林同時按動起爆器,隨著最后一束排炮的轟然巨響,隧道結合部劃出一道優美的閉合弧線,洞****接“零偏差”!這是書寫在青藏高原公路建設史上最為令人驚嘆的施工奇跡!張智勇以他近乎完美的工作表現,為嘎隆拉隧道的圓滿貫通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三、使命與奉獻同伴

        “沒有金剛鉆,哪能攬瓷活”。一次次技術難題的破解,都是建立在張智勇勤思篤學、刻苦鉆研的基礎上。入伍后的短短幾年間,張智勇克服通訊條件差、工作環境艱苦等不利因素,擠出時間來充電,網上考取了建造師、造價師資格證書,多篇結合高原地區測量的學術論文在國家重點期刊上發表。很多時候,張智勇留給我們的印象始終定格在茫茫雪山之上,背負著沉重的測量儀器,永遠不知疲倦的跋涉著,告訴我們什么是執著與堅守!

        可誰能想到,張智勇自從踏上嘎隆拉雪山的第一天起,他就不曾離開,直到隧道貫通的那一刻。而這800多個幾乎與世隔絕的日夜里,他要經歷多少同齡人無法感同身受的非常故事。2009年4月的一天,經過一整個冬季漫長封山期的煎熬,張智勇對總工毛瑞兵說,“毛總,談了7年的女朋友天天打電話說分手,太難受了。開山后能否給我1個月假期,我想回去結婚,實在支撐不住了!” 可作為左右工程進展方向的測量骨干,張智勇怎么能離開?!張智勇的小對象田亞琴性格內向,感情柔弱。自從張智勇當兵入伍后,小兩口還沒見過一次面,經常在在電話里互訴衷腸,委屈得要命。 “來部隊吧,我給你們主持婚禮!”毛瑞兵作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

        通情達理的姑娘在父親的陪伴下,費盡艱辛于2009年7月14日來部隊。大伙東奔西走,忙著給他們置辦婚禮。21日晚,在簡陋的筑路帳篷里,田亞琴看著滿屋子軍人,激動的哭了!這一心酸而又浪漫的雪山婚禮,成為巍巍嘎隆拉亦為之贊嘆的動人一幕。

        在與嘎隆拉為伴的日子里,張智勇每天背著20公斤的測量儀器翻山越嶺,穿爛了60雙膠鞋12套迷彩服,身體多處被尖利的石塊磨破劃傷的血肉模糊。2010年2月14日,他正在帶領戰友在洞口測量放樣,隱約間感到風云突變,趕緊組織大伙往山下跑。奔跑過程中,他堅持在最后收尾,大聲呼喊著戰友往洞子里跑。幾分鐘后,頭頂狂雪呼嘯而至,一場來勢極為迅猛的雪崩從天而降,巨大的氣浪將洞口十幾米處的挖掘機掀翻在地。若不是張智勇及時果斷的組織撤離官兵們緊急閃避至洞內,后果不堪設想!

        每一次生死一瞬間的經歷,都是一次心智砥礪的成長,讓張智勇這位年輕的士兵在高寒缺氧的生命禁區里學會長大,懂得付出。

        嘎隆拉隧道勝利貫通,成功實現參建人員“零傷亡”、隧道貫通“零偏差”。在門巴、珞巴、藏、漢等各族人民歡呼的人海中,張智勇是被戰友攙扶著來到貫通儀式現場的。原來由于長時間在濕寒環境下背負儀器爬山,造成左半路坐骨神經痛,引發強直性脊柱炎,幾乎無法正常行走。在工程攻堅的最后階段,很多次他都是戰友扶著他進隧道、上雪山,其間他要經受怎樣的苦痛啊。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入伍以來,張智勇相繼參加汶川“5﹒12”抗震救災、藏區維穩處突任務,先后拿出5000余元工資津貼與2名門巴族失學兒童結成共建對子。由于工作成績突出,2009年1月,張智勇被武警交通指揮部評為“質量標兵”,2010年8月被總政表彰為“全軍學習成才先進個人”,同年9月被武警交通指揮部評為“十大標兵士官”。前不久,被武警部隊評為“十大標兵士官”。

        青春與使命同行,奮斗與光榮相伴。這就是一名普通大學生士官在雪域高原艱苦環境下的成長軌跡,是用青春、熱血乃至生命丈量忠誠,對理想信念、使命職責的生動詮釋。

      網友評論

      評論主題:創造天路隧道“零偏差”的大學生士官(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
      發表評論
      姓 名: *
      郵 箱: *
      評論內容:
      九哥操逼网